因为数据迁移的原因,所以博客挂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太长没在博客写东西,都长草了,也没多少东西写,就不管了,毕竟博客这个形式还是有点和时代脱节了。我以前还是比较热衷于写博客的,因为时间多一点,也有很多东西可以写。

2018 年整整一年都没有写博客,不那么注重公共社交了,更多的倾向小圈子社交,现在的生活和工作也更多的趋于平淡,没有以前我认为的那么大起大落了。但毕竟现在流行熟人社交,如果不是技术类的刚需,估计很少会有人特意翻我的博客。

今晚突然很想写点什么,所以花了几分钟时间,把博客重新部署起来,也争取以后多写点东西。

我和我的妻子倪莹是很偶然的一个机会认识,一路走来算是能够互相理解,到最后走到婚姻可以说非常幸运,彼此也胆量比较大。结婚之后,生活目标可以说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没以前那么浪了,也真正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和想做什么。

关于婚姻

关于我的婚姻我也没有过多在社交平台说细节。现在来谈谈。

以前我对婚姻的理解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互相了解,需要有很好的物质基础,需要两个人有非常投缘的兴趣爱好。不过到了真的适合结婚的时机,其实纯粹是基于两个人在一起是否快乐、是否能够互相理解,这超越了以前我所理解的任何凌驾于物质和个人资历上的观念。

我们双方都没有父母给的婚姻压力、没有生育压力、更不是奉子成婚、双方家庭也不封建传统、没有来自长辈的世俗观念而导致的短板,也没有礼金、不涉及车和房比较常规的习俗。算得上是非常纯粹的婚姻环境。我们能建立婚姻关系,是由我们双方的决定,甚至我们双方的长辈都没有过多的交流。

当然,其中也会有很多难处和矛盾,没有任何一段感情是轻而易举的。我只是期望,不管发生任何事,能够互相理解,不触及底线,不违背原则,不过度索取,就是很健康的亲密关系了。所以,我希望所有爱情都能有始有终,开枝散叶。

最近渊叔也偶尔找我吐槽一些琐碎事。我想起鲁迅说过,「人类的悲欢其实并不相通」,本质上是在形容人类在情感上是做不到感同身受的,这种情况多数来自于高处不胜寒的人群。但是到了如今,因为社会压力、情感压力、学业压力而导致很多人的内心都渴望被爱,也逐渐就群体性地能做到互相理解。

有些悲欢并不是人互相之间天生就能明白彼此的难处,因为这不光光是理性思考和分析就能弄懂的,也不是向人倾诉苦水的时候别人的非常善解人意就可以建立理解。

其实「悲欢」的相通条件只有大家都经历过的情况下,才会明白对方在诉苦时的心情。单彼此产生共鸣的原因是各自都有类似的经历,而并不是人天生就可以因为你的不幸而能你感同身受。

创业的一些细节回忆

我和渊叔在 15 年的时候一起有过两年的创业经历。原本我想着存了点钱,有出国留学的冲动和打算。当时我也不算成熟,而且创业机会来了,很难拒绝,这是我从入行就有的梦想。只是跨行创业我非常缺乏经验,唯一有点信心的就是对自己学习能力以及还年轻的过度膨胀。

创业之前的路对我来说走的都太顺了,不管是工作、学业、以及家庭,都未曾给我很多压力,而我又独自一人,潇洒自由,充满梦想并且能够为之努力,可以说是没经历过什么挫折。当我决定开始尝试新的高风险工作方式时,我父母也没有反对,只是让我想清楚。

所以我觉得觉得自己天资聪颖,而一直期待的创业机会也算是「恰到好处」。想着即使有难处,咬咬牙应该也能抗下来的吧。只是创业之后才知道,有很多事情并不完全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我们有三个合伙人,除了渊叔之后还有一个叫 DK 的大兄弟一起,在厦门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产品孵化阶段,我们的初始创业条件已经算的上很好了,食宿条件是比较好的,可以专注于产品的研发。之后到了天使轮,我们也成功抱上了投资人的大腿,走上正轨。

之所以说是「抱大腿」,这中间有个很戏剧化的小插曲。

在上海跟天使轮投资人展示 BP 谈投资的时候,投资人对产品很认同,但因为对于股权的分成比例一直谈不妥,于是双方展开了拉锯战,当年还是个愣头青技术宅,这类场合只能干着急。而买卖不成的确是很无奈的事。

眼看要到手的投资就要黄,DK 一看情况不好,只能打感情牌,原话转述记不太清了,大致意思是:“X 总,你就同意吧,这已经很公平了。你看我们都聊了那么久了,各自不让步,我都想给你跪下抱你大腿了。”

DK 兄弟平时就有点耍无赖的性格,没想到的是在这种比较正式的场合也能用出来。投资人当时估计也是愣了下,被逗乐了,继而开玩笑回应道:“那你跪呀!”。

万万没想到的是,DK 那时候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子,抱住了投资人的大腿。当时我们就都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投资人是个比较成熟的集团的总裁,此时也无语地顾不得形象了,拍案而起大喊卧槽。然后说了个非常戏剧化而且和心灵鸡汤段子才会出现的对白:“我就喜欢你们这么不要脸又放得开的年轻人。不像很多创业者,啥事没干,架子很大。跟你们干了。”

于是自那以后,我们的首轮投资算是到手了,而我们也从厦门搬到了上海。当然,这才刚开始。后面也并没有非常顺利,产品研发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难处,琐碎的问题也并不是技术两个字可以解释清楚的。

比较现实的一点就是,作为股东,我们几乎是不给自己开什么工资的,只是常规性地每个月拿几千块钱工资的补贴。几千块钱在上海应该算得上是地狱级难度了。除了房租之外,每个月的开支都是负数,我们几个互相也知道各自很穷,但还是这样走了下去。

一年的时间,上半年靠着一点老本儿撑了下来,可是到了下半年,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我们本来想着非常朴素地租个小别墅,或者民宅作为办公点,想着已经可以支撑我们的工作环境而且非常舒服了。但是投资人可不这么认为,他是传统行业出身,比较讲究门面,想着他带业界朋友或者合作伙伴来参观也有面子,于是在徐家汇中心给我们租了个五万多租金一个月的写字楼作为办公地点,就在地铁周边的商圈,楼下是大型商场,而我们隔壁公司都是跺跺脚就能让上海滩抖一抖的巨无霸企业。

这下我们可无奈了,投资人强制我们在这个奢华得不像话的地方办公,也算是比较不可理喻的要求了。但是本着他不会干涉项目决策的情况下,就这么肉疼地搬进去,只能说真香了。想着这钱要是拿在我们手上那多好啊,不过我们也心知肚明,初创阶段还是要压榨一点欲望的,尽管谁都不宽裕。

我和渊叔租的房子离公司不远,一房一厅,是老小区,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赶时间甚至没有区分谁住哪。所以我们有段时间是两个大男人睡同一张床上,盖同一张被子。

下半年的时候,因为大家的经济状况都说不上很好,而且那边的外卖实在太贵,普普通通的一顿都要超过四十块钱。而我又是个非常挑食的人,普通点的外卖满足不了我,不普通的又太贵。想省点生活开支,因此开始尝试在伙食上省钱。我和渊叔买了一堆厨具,蒸锅、空气炸锅、电磁炉等。

我们把空出来的一个会议室当做厨房用了,一顿十几二十块钱还是很划算的,健康又能吃到自己想吃的,而我会做菜的技能点也是那时候来的。只是尴尬的问题来了,我们的办公室是没有水源接入的,虽然我们已经尽量让烹饪变得简单,比如说尽可能用蒸煮的方式避免油烟,可是下厨总得有水。

后来没办法,于是每天到快饭点的时候,我和渊叔就会拿着锅,端着菜和肉到写字楼的公共洗手间去洗菜、洗锅、淘米。隔壁几个公司的白领们西装革履的,看到这种地方突然出现了反差明显的违和场景,也是瞠目结舌,都很好奇想看看我们公司是干啥的,因为我们不仅没招牌,连个LOGO和公司名都没,像个黑作坊,简直太神秘了。

开始几次其实我们也很不好意思,人多的时候极其尴尬,毕竟你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会在这种富丽堂皇的写字楼里洗菜。

后来转念一想,能在徐家汇中心、月租高达五万的地方生活,估计也是难得的体验。这种自我安慰的情绪一旦出现,就像找到了救赎一样,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之后也就不觉得怎样了。那时候开始,我觉得脸皮这东西,当然是越厚越好。

到了年底,大环境有点资本寒冬的意思,那会儿互联网行业的创业潮瞬间陷入了低谷,资本手里的钱都不敢往外投。而我们作为互联网项目,产品性质涉及金融,也受到了一些波及。因为我们的投资人手里有P2P项目,估计有点投资焦虑,可能也由于对互联网行业缺乏判断,希望投出去的钱能马上收到回报。恰好我们的项目是慢热类型,没有办法在一年时间产生盈利。

年底时,投资人自己也不好过,民间传说做P2P的人,心都特别大。手里一大笔钱都不是自己的,不敢花,但要给他的客户足够的回报。他最多的时候手头有两个多亿的流动资金,病急乱投医,年初投了太多的项目,年后没有资金回笼,也难怪他焦虑。恰逢我们到了推广阶段,正是烧钱的时候。推广这个事情一旦开始,可以说是无底洞,权衡利弊之后,选择对我们撤资了。

听到资方变卦撤资不干这个消息时,我人还在广州。恰逢我那时候个人生活上也受到了一些挫折,加上创业失败,可谓是雪上加霜。

次日飞回上海,都来不及吃饭就开始搬空办公室。因为一切都来得非常突然和凑巧,我们办公室第二天就会到期,房东不愿意通融,如果超一天就要全额交上一个月的房租。五万块钱可真不是什么小数额。所以我们几乎是在一天内搬空了办公室,遣散了团队。

至此,我的创业就告一段落了,后来也是身心疲惫,倒不是因为创业失败带给了我多少承受不起的挫折,而是因为这段经历带给我非常梦幻的感觉,同时有点身心疲惫。之后我在家休息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才重新找工作,这也是我当时走出社会四五年来,和家人生活在一起最长的一段时间。

碎碎念

最近有很多想法,有一些因为生活轨迹的变动而带来的压力,也有自我期望过高带来的压力。因此花时间整理了下自己的一些思绪,也算是一个人给自己的交代,对自己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一次总结和治疗。

所以当然也想到了以前让自己印象较深的事。我有非常难得的创业经历,这次经历没有让我变得传奇,也没有让我变成富豪。但是带给我的影响非常非常大,一边在省吃俭用,一边考虑预算。包括之后的一些重大决策、个人成长,都因为这段经历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参考价值。其次我在创业过程中为了弥补自己的短板,利用周末时间在英语培训班学习,从三千词汇量变成了一万二。可以说,间接性地影响了我面对生活的态度,给我带来了更多面对逆境时的勇气。

有点儿啰嗦,没有很多修订,随心想到就写下来了。主要是因为和渊叔聊了聊,各自谈了些男人之间的话题和无奈,同时也想到了自己的生活处境算不上非常顺利,想说点什么,就这样吧。

愤怒的泡面
2019.4.10 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