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采说我的工作很矫情,我也没办法反驳,只是用矫情来形容职业确实不是很合适。她一大早就在QQ上跟我打招呼,并且问我现在做什么了,我说在游戏公司上班,做程序员。于是就得到了她这样的评价。她说微博上都传程序员人傻钱多死的早,问我是不是真的。我说起码我不傻,至于会不会死的早我就不清楚了。

叶采是我一朋友的朋友,我们在一次聚会上认识,加起来只见过两次,最后一次见面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她有个外号叫野菜,只有我敢这么叫她,她会给我一白眼或者敲我脑壳,要是其他人(包括那个介绍我们互相认识的朋友)敢叫她野菜,她马上要发飙:野菜是你叫的吗!

野菜是读行政管理的,这个专业和她的形象简直是量身定做。其实她的脾气和性格不坏,和男生很好相处,直率、不矫情、不做作,该矜持的地方她也没落下,有时候说话也会低声下气,很有主见但不强势,很尊重别人的意见,是个很聪明很懂人情世故的人。可以说是我比较欣赏的一类女性,所以认识不长的时间就和她很聊的来。

她说24岁的她已经算是个大龄女青年了,估计嫁不出去。我调侃道你这种野丫头怎么有人敢要,现在都流行贤妻良母,也就我这种脾气看上去温和的人才敢跟你打交道。这相当于变相承认我是个万年受。我觉得她要发飙,不过网上聊天她也没办法动我,她很不服气,反驳说她是拥有一颗玻璃心的真汉子。对她这句话,我也没反对。所以祝野菜姐工作顺利,找到好归宿。24岁还很年轻。